付哥和你说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网页UI >

小说:执念成灰,信仰成灾

2019-09-08来源:国际体育营销网

当所有的执念变成信仰,要么重生,要么灭亡。

-- 题记



01



我一直在想,在这世界上,爱情和金钱到底哪个更重要。


我找不出一个理由来分清楚孰轻孰重。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矫情,如此徘徊。


因为在以前,如若二者摆在我面前,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金钱,因为那时候的沈之仪毕生所求便是要有花不完的钱。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以爱情为信仰的男人,我的毕生所求便是建立在他的信仰之上。


人们都说,失去了的,才会知道它何其珍贵。等我真正无可挽留的失去那个叫阿笙的男人时,我才知道,我欠了他很多,而他求的,只不过是一句出自我口的,我爱你。



02



我一直都忘不了阿笙坐在天台外栏上的那个姿态,苍凉而绝望。像一只即将振翅的蝶,仿佛会瞬间即逝。


当时的我是个骄傲得不可一世,现实得一塌糊涂的人,阿笙所有的深情在我看来都不过是逢场作戏,我不愿意付出自己的真心,不让自己触碰爱情,因为那时的我有个奇怪的警语:触碰爱情者,必死无疑。


所以在阿笙用无尽苍凉的口吻问我:“之仪,如果现在,我从这里跳下去,你怎么办?”时。


我记得我当时是这样回答他的,我说:“还能怎样,当然是下楼右转,重新找个多金的男人呗,难不成还陪你跳下去。”


阿笙不禁满脸苦笑,说:“也对,我怎么敢奢求你陪我跳下去,我只求你能来我的葬礼,送我一程。”


沈之仪在那时候是个很令人讨厌的人,追求金钱,没心没肺,所以她在别人感怀的时候只会说:“诶,你要矫情到什么时候,我都快饿死了。”


03



我从来都不知道阿笙的全名叫什么。作为爱人,这样很失职,竟然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是,我不是阿笙的爱人,我只是他见不得光的情人。


若不是走投无路,我也不会沦落到被别人包养的地步。


当时我只是一个乡下来的打工妹,心高气傲,热爱金钱,同时带有几分保守意识。但遇人不淑,被拐带进了风月场所。


我在那里经历过什么是我日后怎么也不愿提及的,我只希望那一段过往能在我心底腐烂,蒸发。


阿笙便是我拼了命逃出风月场所第二天遇到的。


那时的我身无分文,唯一还值点钱的便是一副还看得过去的皮囊。之所以觉得我长得有点姿色,是因为我成功地勾搭了阿笙。


那时阿笙从我面前走过,我一看他就是那种潇洒多金的男人,便不加犹豫地上前抓住了他的衣袖。


我能感觉到他明显的不悦,却没有松开手,继而小声的开口:“先生,你能不能,能不能包养我?”


阿笙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沉默在中间绵延开来,让我窘迫不堪。


就在我准备放弃之时,他却开了口:“一个月一万,随叫随到。”


我就这样开始了我的被包养生涯。不愁吃穿,不愁钱财,只是不能见光。而我也一直恪守着做情人的本分,阿笙的私事从不过问。


我唯一问过的,便是当初为什么不选择拒绝我。


他说:“你看起来不是个乱事的人。”


是不会乱事,却乱了他的一生。


04



我时常怀念初在一起时的那个阿笙,事业有成,冷峻帅气。当我跟了他许久之后,我才发现,这些,都不过是表面现象。


阿笙在私底下是个极其柔情的男子,信仰爱情,却一直未得到爱情。


他有一场政治利益的婚姻,双方并不相爱,却被捆绑在一起,唯一的好处便是对于对方的秘密互不顾问,所以,即使我跟阿笙这么久了也没被发现,亦或是,发现了,而不管。


阿笙说,他迫切的需要一场爱情的滋润。


我嗤之以鼻,爱情,比毒药更可怖,触碰者,死。


阿笙说,之仪,当所有的执念都变为信仰,死又何惧?如若爱情真如你所说,比毒药还恐怖,那么,之仪,我迫切地需要一场死亡。


阿笙便是这样的男人,宁愿死,也要爱情。


我对他这种疯狂的执念感到不解,有时甚至是瞧不起。


自从在风月场所待过一段时间之后,我便再也不相信爱情,里面的莺莺燕燕,皆不是为良人而啼,为爱情而语,她们皆为钱财而活。所以,我从来不相信世上有可以为之而死的爱情。但阿笙却以此为信仰,注定灭亡。


阿笙还对我说过,之仪,触碰爱情,不一定死,也可以重生啊。


可是阿笙,那种于死亡中镊取出来的重生,我宁愿不要。


05



阿笙喜欢我,完全是我意料之外的事。


那天,阿笙喝醉了酒,半夜跑到我的住处,进门就抱着我开始亲吻。


浓重的酒味在唇齿间蔓延开来。酒不醉人人自醉,放开我后,他便趴在我的肩头,一遍又一遍的呢喃,我爱你。我爱你。


我还没有自信到认为这句我爱你是说于我听,于是轻抚他的背:“好拉好拉,她知道了拉。”


阿笙听到这句话,将头从我肩上抬起,双手握住我的肩,充满血丝的眼睛逼得我不敢直视。


良久,他才开口:“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我爱之仪,她一点都不知道,她不知道,我的信仰全变成了她。”


我瞬间僵住,许久,我拂开他的手,说:“阿笙,你喝醉了。”


第二天,我们便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相处着,只是我知道,无形中,已有东西在改变。比如说,他越来越包容我的无理取闹,而我也随着他的娇宠日益骄横。只是,纸终究包不住火,阿笙又对我说他喜欢我,这次,是在清醒的状态下,我无法逃脱。该来的终究会来,而我也不打算逃避,摊开了对他说:“阿笙,不要说爱我,你明知道我是不会爱你的,我没有像你一样的信仰,我希望有的,只是最朴素的生活,如若可以,我还可以有一个梦想,只是梦想而已,爱情,是我怎么也不愿意去触碰的。所以,阿笙,如果可以,我可以当作什么也没发生,继续和你维持情人关系,各取所需。”


阿笙,我喜欢你,只是无法爱你。


06



阿笙跟他老婆离婚了。只因为我有一次失态抱着他哭说:“阿笙,你娶我好不好?你娶了我就不会有人说我是小三,骂我是狐狸精了。”


不出一个星期,阿笙便和他老婆离婚,来向我求婚了。而我并没有答应。


阿笙说,之仪,是你要我和你结婚的,现在又拒绝,你是什么意思?


阿笙还说,之仪,不管你同意与否,这婚,结定了。


我终是逃离了阿笙,我害怕于他的爱情信仰中沉溺而亡,这是我所不愿也是我所不能的。


我想逃离,以得永生。


我没有想到,我的永生,需要用阿笙的灭亡来换取。


人的幸与不幸,都由天定。我在那天晚上终于相信老天的残忍,老天的不公平。


离开阿笙的那晚,我遇到了熟人,是我这辈子都不愿认识,不愿再碰见的人--曾经我待过的场子中老板的儿子。


我对那里的人印象都不深刻,唯独记得他,因为他曾经强暴过我。而我,在他熟睡之际将一把水果刀插进了他胸膛。我逃出那里便是因为这件事。


我没有想到他还没有死,反而活生生的出现在我面前。


当我看到他眼中闪现出的狠色时,想转身逃走已来不及。


他拽住我的衣领,抽出随身携带的刀具,在我脸上比划着,恶狠狠地说:“小婊子,当初下手不够狠,让我活着碰到你了,现在你还想逃走么?没门。”


在劫难逃。


盘点国内各网游砸钱第一人,结果超出你们的想象 网站首页 返回栏目 你的笑料到了:儿时都玩过贴名牌的游戏!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cpteststations.com ©2017 付哥和你说旅游

付哥和你说旅游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