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哥和你说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网页UI >

墙 小说连载/开心继文

2019-09-06来源:大蒙古网

01

老六在家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老六不是他的真名,他的真名叫黄大牛。上大学时,宿舍里有人提议按年龄排出个一二三来,以后不再喊名字,而是按年龄顺序从大到小依次称老大、老二……黄大牛排行第六,所以同学之间都称他 “老六”。大学两年结束,令人奇怪的是,宿舍里唯有黄大牛这个“老六”的称呼固定了下来,而其他人的称呼早已恢复了真名。黄大牛上班之后,同学们往他单位寄信时收信人的落款也是“老六”,于是“老六”这个名字从学校传到了单位,而且迅速在单位传开了。

老六在县城的一家国有银行上班,他的性情温和且随意,不在乎细节,更不在乎其他人对他的称呼,上级领导叫他“老六”他会欣然接受,同龄人喊他“老六”时他会微笑以对,甚至那些刚上班的晚辈们没大没小地带有调戏语气吆喝他为“老六哥”时,他也会爽快地答应。他上班的那个县城人口不多、地方不大,关键是老六的生活圈子也很有限,于是“老六”这个称号就在他那个有限的生活圈子里叫了起来,并伴随着了他的终身。

因为性格的原因,老六在单位与人不争、不斗、不抢,所以人缘一直很好,家里经常会有同事、朋友、同学来聚餐饮酒,老六对酒精过敏,酒量不行,每次聚餐都会因为喝酒比别人少而被当作众人劝酒的目标,久而久之,老六每次都是醉得最快反而赚了个喝酒不实在的名声。劝酒期间,众人左一句老六右一句老六,叫得既亲切又频繁,黄大牛的父母听习惯了,也跟着叫起了老六。大家叫着叫着就把他的真名忘记了,有一次,老六的一个多年不联系的高中同学到他的老家打听黄大牛的消息,巧得是,进村后刚好碰到黄大牛的爹——黄老牛,于是上前问道:“叔叔,请问黄大牛的家在哪啊?我是他的高中同学,好久不联系了,很想念他!”黄老牛听后一愣:“黄大牛?这名字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扭身跑到家中,问老婆:“老婆子,咱村里谁叫黄大牛?”老婆听后破口大骂:“你个挨千刀的老头子,黄大牛不是你亲儿子吗?”骂后又笑嘻嘻地对老六的这个高中同学说:“这几年老头子光知道叫老六了,都不知道自已的亲生儿子叫啥了!”


02


今天周六,老六带女儿黄小牛到喷泉公园玩耍。

喷泉公园是广颖县的惠民工程,是该县第一个以县域文化为主题的园林公园,整个公园占地28万平方米,绿地面积14万平方米,总体上以纵贯南北道路为主轴线,按“西文东武”进行布局,通过图腾柱、浮雕墙等景观,集中展现了该县经济和文化的发展与进程,中间是一个大型的音乐喷泉,公园绿化景观以植物造景为主,地形高低起伏,勾勒起变化多端的地表形态,公园布置人工湖4处,水面积15000平方米,人工湖之间互相通连,每个湖边静谧的绿丛中都设计了一处轻巧廊架——美其名曰伊水长廊。

每周末的上午老六都会带女儿来这儿,这是女儿与老六早已定的规矩,只是今天和往常不太一样,原先是被女儿要求来的,今天是自已主动带女儿来的,因为昨天晚上老六与女儿刚刚吵过一架,也是因为最频繁也最单纯的理由——黄小牛的作业完成的不是那么的差强人意。老六昨晚上为此事刚刚批评了女儿,一气之下狠心撕毁了她的作业本,并且揍了她的屁股。女儿今年11岁了,读五年级,女儿写作业老是磨磨蹭蹭,小学生的作业量不是很大,可黄小牛每天都会写到11点,影响睡眠不说,还伤眼睛,这才小学五年级,已戴上了400度的近视镜,而且度数还在不断增长。老六愁坏了,每次批评黄小牛,她都会心不在焉,把老六的话当作耳旁风,平时老六会压住心中的怒火,装作平心静气的样子,这次没能忍住。因为原先女儿挨批评时,虽然没有改正的态度,但是会低着头任由老六唠叨,老六嘴拙词少,说不了几句就罢了。可今次不同,可能是到了叛逆期,黄小牛开始与老六顶嘴了,老六批评一句她顶撞两句,老六本来就在气头上,这一顶撞更是火上浇油,于是第一次揍了她的屁股,第一次撕毁了她的作业本,女儿没等写完作业就哭咧咧地睡觉去了。女儿睡觉了,老六心里面那个难受劲却上来了,既后悔又心疼,一晚上没睡好,小心翼翼地又把作业本粘好。老婆在一旁嘲笑老六:“你撕了又粘,自找麻烦!”老六不回话,权当没听见。

张敏是一名医生,与老六结婚13年了,13年来两个人的生活一直平平淡淡,不酸、不甜、不辣、不咸,老六在家什么家务都不会,刚结婚那几年经常被张敏骂,老六的脾气软,任凭怎么骂,就是不作声,反正也不改正,最后张敏也懒得管了,老六赚了个自在、洒脱。但他在单位年年是优秀,每次评优秀老六的票数总是遥遥领先,老六工作也任劳任怨,放个假期,他会主动去帮那些离家远的同事值班,尤其是大年三十的夜班,结婚后的这13年,老六基本上都是在银行的库房里度过的。“家里有他不多,没他不少,我们就当家里没这个人!”张敏经常对人这么说。

老六个头不高,脸色发黄,头顶上的那几根毛发黄而且稀疏,眼睛很小,嘴唇外翻,鼻子里的鼻毛像小草一样蹿到了鼻子外边,从不修剪,一双老式皮鞋脚前头都咧了嘴了老六也不在乎,活脱脱一个邋遢大王。自从有了女儿以后,老六就与张敏分居了,张敏不指望他在外面给自已争脸,对于老六的形象也就从来不管不问,任其邋遢下去,这也正中老六下怀,在家里就像是排球队里的那个自由人,爱咋地咋地。平时的周末老六好睡懒觉,女儿要叫他好几遍,总是等女儿不耐烦了才匆匆起床,脸不洗、头不梳就跟随女儿出去。可是今天早上老六起床很早,应该说压根就没睡。起床后还给女儿下了面条,去喊女儿起了床——这也是破天荒地头一回。吃完早餐后,张敏上班,老六早早地带黄小牛来到喷泉公园。

秋分节气已过,公园的树上、草皮上都有了一层水晶般地露珠,黄小牛蹲下身子用手指轻轻地触摸小草上的这些小水滴,小水滴调皮地打了一个旋滑到地面,就像是在外流浪的孩子回到妈妈的怀抱,早晨的阳光穿过茂密的树叶照到地面,与树丛中的水蒸气浑为一体,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置身其中,如在原始森林。公园虽在县城中央,可却形成了一片属于自已的小气侯,与公园外边的喧闹相比,这里空气新鲜、环境优美,令人痴迷而忘返。“这里是森林氧吧啊!”老六抬起头,夸张地张大了嘴巴,大口大口地吸气呼气,恨不能把体内污浊的臭气全部更新掉。黄小牛从树上轻轻地摘下一片树叶,露珠还留在树叶上,她闭上一只眼睛,把树叶放到另一只眼前,透过太阳从树丛中射入的那一缕阳光来观察太阳的颜色,一会说太阳是绿色的,一会又说太阳是红色的,一会又说太阳是白色的。

老六就这样从五颜六色的绿化林中走出来,来到公园的中央——音乐喷泉,这时的音乐喷泉已经开始喷涌,音响里正唱着汪峰演唱的《飞得更高》,随着歌声响起,喷泉的水柱开始层峦叠嶂而且有规律的起伏着,像是一个身材阿姿的美女在跳肚皮舞。“我看见彩虹了!”黄小牛高兴地蹦起来,这几年当地的空气不太好,下雨过后很少能见到彩虹,老六已经好多年未见到天上的彩虹了,今天的太阳还算可以,喷泉形成的薄雾被阳光折射,形成了一个小彩虹。黄小牛跑过去想与彩虹来个拥抱,可她跑近时,彩虹就像躲迷藏一样攸然不见,抬眼一望,它已往前挪了几米,与黄小牛保持着一定距离,使她始终不能靠得太近。距离才会产生美,这就是自然界的规律,如同男人同女人的关系:古人云,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老六的手机响了,是朱进财打来的。

朱进财和老六是高中同学,经过几年的打拼,现在已是身家数亿的老总了,朱进财的老婆王学花与老六也是高中同学,名字很土里土气,可人长得漂亮,是他们当时学校里的校花。朱进财学习不好,上学时没少抄老六的作业,也没少和王学花勾搭,朱进财与老六的外表一样,都是其貌不扬,再加上学习成绩太差,王学花当时根本不正眼瞧他。朱进财学习成绩不行,但头脑却好使得很,高中毕业后虽没考上大学,可毕业一年后,当老六还在用青涩地眼光看大学女同学时,人家朱进财已赚了上百万,与同样没考上大学的王学花闪电结婚了。等老六大学毕业背着蓝色的大学里的铺盖坐着公交车回家找工作时,朱进财的身价已飙升到几千万,孩子也会打酱油了。老六毕业后考入了当地的一家国有银行,两个人的联系就变得频繁起来,通电话内容最多的就是朱进财打听银行行长的各种消息,以省些功夫,为自已融资贷款图个便利,再就是约着同学们吃个饭,反正他是老板,有的是钱,每次都主动请客,同学们也都高兴与他一起吃喝玩乐。刚开始大多是同学们的家庭聚餐,朱进财的同学关系网越来越大,从几家慢慢地变成几十家,餐桌上的人也变得林林总总,餐桌上的话题也不再是单纯的同学情谊,渐渐地有了些生意场的味道,带家属就多有不便,男同学都以让老婆在家带孩子为由单独赴宴,女同学们也大多识趣地退出这种聚餐场合。

“喂——”,老六接了电话,由于昨晚没睡好,显得有气无力的样子。今天是周末,朱进财打电话绝不是打听行长们的消息,肯定是中午一块吃饭。老六酒量、嘴拙,而朱进财与他恰恰相反,酒量大得很,而且劝起酒来总是一套一套的,每次吃饭朱进财都会把老六灌醉,甚至把劝老六喝酒当作饭局的乐子,不把老六灌醉好像这个饭局就变得索然无味一样。老六不太乐意参加这种聚餐,原因很多,怕喝酒只是其中很小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老六虽每年被评为优秀,可老六的职位一直没有得到提升,眼见自已的同龄人都飞快地进步,甚至有些年轻人也当上了副行长,而自已在单位仍然是个小中层,而且是内勤的中层——名义上的办公室主任,银行的业务性很强,领导都重视外勤业务,内勤方面显得就不太重要,况且虽然公布了老六为办公室主任,但重要的业务却往往把老六隔过去另找他人办理,近几年老六几乎被忽略了。为此老六也找行长单独谈过心,要求进步,行长就与他谈起“买土豆的故事”,说如何如何安排张三和李四去买土豆,张三的效率如何如何比李四强等等,老六知道行长实际上就是在说自已是那个买土豆效率低的李四。这也不冤,老六刚上班时也被安排到外勤,可多年下来,业务成绩一直遥遥落后。现在来内勤也有一段时间了,内勤方面有关重要的工作也从来不让老六插手,比如上级领导来视察工作,行长会让办公室的陈一敬和小李去陪同活动,并与老六说,你就别去了,去了免不了喝酒,你酒量和身体都不太好,还是要多休息注意身体要紧。老六也慢慢地摆正了心态,在单位里开始熬日头,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可当同学们聚餐时,不是升官的就是发财的,一个个趾高气扬,显得本来瘦小的老六更加渺小,老六就越来越不喜欢聚餐了。

“午餐在黄海大饭店,不见不散!”朱进财说完就挂了电话。朱进财非常了解老六,如果不挂电话,老六肯定会说家里有事,推脱着不想去,朱进财还需磨半天嘴皮子劝他,朱进财最讨厌老六的啰嗦劲,如果干净利落地挂掉电话,不给他预留表态行还是不行的时间,老六多半就会去的。

老六只是“喂——”了一声,这个电话就算打完了,老六把手机装回口袋。老六的手机很小,还是老款的摩托罗拉非智能手机,不能上网,不能玩QQ和微信,在这个网络信息如此发达的社会,老六的这款手机只能算是古董了,嗯,用古董来说明不是很准确,用现代的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奇葩!黄小牛都有了自已的QQ和微信,并且拥有了几百个粉丝,在家里黄小牛这样评价老六:“爸爸的心理与社会、与我们之间就像隔了一堵高墙,我们永远看不清墙那边的他到底是什么样子。”现在的孩子都早熟了,小家伙说的话这么有内涵,让老六一时听不懂。老六自嘲:“你看我这款摩托罗拉,用了10多年了也没坏过,手机还是老牌子好!”

音乐喷泉正在播放韩红的《珠穆朗玛》,声音到了最高潮,喷泉中央最汹涌的水柱随着那一声尖锐的“珠穆朗玛——”突然蹿到10多米的高度,然后哗哗地落到地面,下落过程和落下来又溅起来的水花被风吹散形成水雾飘向老六的全身,老六受凉后打了个寒颤,浑浑噩噩的脑袋变得清醒了许多:隐隐约约感到朱进财今天约的这个场合似乎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未完待续... ...)


作者简介:开心继文,广饶县大王镇人,在党政机关工作,业余爱好:读书、旅游、写作,在大众日报、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等刊物发表资讯、散文、随笔等200余篇。


编辑/尹桂宁    图/崔丽君


       《孙武湖畔》是由广饶县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公众平台。平台宗旨:追求真善美,传播正能量。

编委会组成人员:

顾问:李业陶  张庭芸

主编:李秀华

执行主编:牟金丽

执行副主编:尹桂宁  刘峰




征稿启事

 一、征稿要求:体裁以小说、散文、随笔、诗词、诗歌为主,小说类作品一般不超过5000字,散文类作品一般不超过3500字,单首诗歌一般不超过30行。作品要求内容积极健康向上,同时要具有一定的思想性、文学性和可读性。投稿作品须为原创作品,文责自负。

二、投稿方式:投稿请用word附件形式发至sunwuhupan@163.com,并注明投稿人姓名、单位、地址及联系电话,文稿后附作者简介(150字左右)和近期生活照一张。所有来稿一律不退,投稿7日内未见稿件回复通过审核,即为不用,请作者自行处理。投稿请先关注“孙武湖畔”公众号或添加主编微信lixiuhua910,因编辑人员时间、精力有限,请作者自行校对。

三、关于奖励:每季度评选出优秀作品在县文联会刊《乐安文苑》上发表,推荐优秀作者参加县文联、县作协组织的各类采风活动;年底对全年所有作品进行总评(评选结果参考点击量、由专家打分确定,同一作者的多部优秀作品只取分数最高的一篇),平台栏目分散文、诗词、小说三大板块,每个版块各评选出一等奖3名,二等奖6名,三等奖12名,优秀奖若干名,特别优秀作品设为特等奖。同时,召开《孙武湖畔》优秀作品颁奖大会,为获奖作者颁发获奖证书及奖品。为了鼓励对《孙武湖畔》的关注,根据文后留言的质量和数量,每季度评选9名优秀读者,年底一并奖励。     


广饶县作家协会

《孙武湖畔》编委会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cpteststations.com/wangyeUI/11354.html
(本文来自付哥和你说旅游整合文章:http://www.cpteststations.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cpteststations.com ©2017 付哥和你说旅游

付哥和你说旅游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