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哥和你说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 >

一堂政治课(短小说)

2019-09-06来源:广东经济新闻网

 这节课学《阿Q正传》,老师早已候在教室外。然而,铃声响过,走进教室的不是语文老师黄得财,而是班主任谈元旦。

 大家正纳闷这是怎么回事,谈元旦登上讲台,说:“同学们,有一件紧急的事情现在跟大家商量一下。昨天晚上,县政府办公室给学校打来电话,通知说今天上午九时准,西门坝里将举行一场‘严打’公审大会,希望学校组织学生参加,让这次大会成为加强全体学生政治思想教育的课堂。但学校认为,学生毕竟是以读书为主,尤其是毕业班,要是功课太紧,安排不开,也可以不参加。所以,现在我想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你们今天上午是想参加呢,还是想留下来上课?”

      一席话,就同死水环绕的池塘里扔进一块石头,死气沉沉的班上立即活跃起来,大家议论纷纷。谈元旦眼光扫视全班,期待我们表态。然而没人说话,就连平时最调皮、读书最糟糕的吴新权也只是扭过头一个劲地跟后座的刘新雨聊天。

      “大家不表态?看来是愿意留下来上课了,我看那就……”谈元旦拖长声音。

      谈元旦后半截话还没说完,教室里就如同飞进了一窝马蜂,嗡的一声响了起来。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去!”谈元旦循声望去,未能判断是谁说的。但凭多年班主任经验,他了解此时大家的心理:哪怕明天高考,大多数同学也是不愿意上课的。因为他清楚地记得,每次晚自习的突然停电,大家是怎样的欢呼雀跃。

      “这些家伙,狠不得天天发生意外,最好是地震,天塌下来。”谈元旦心想。

     “请安静,我看这事还是民主表决,不同意参加的举手!”谈元旦道。

       教室很安静,没人举手。

      “那么,同意参加的举手!”谈元旦又道。

       话音未落,全班五十多根右手齐刷刷全部举起,教室里眨眼长出一片臂林。

      “好,全体同意,现在我宣布,今天上午,全班同学参加公审大会!”

      “呕!耶!”调皮鬼吴新权发出怪叫,叫声里透出欢愉。其他部分同学也跟着欢呼。大家涌出教室,挤到楼梯口,正碰见腋下夹着那本发黄讲义和高五册语文课本的语文老师黄得财,他看看我们,不自觉地摇了摇头,满脸失望地往回走。

       校在县城的北郊,公审会场西门坝在县城南郊,穿城而过,走路大约需要半小时。待全校一千多只出笼的麻雀挤出校门时,时间正好八点半钟。

 不知谁喊了声:“糟啦,太晚啦,占不到好位置啦!”曾北京应声:“跑步去!”说完,他带头跑了起来,后面一群男生便也跟着他跑。

 其实,通往县城的沙石路上,早已如骡马经过而尘土飞扬,因为前面早就有无数先行者已经在仆仆奔跑。一群群女生,开始也跟了一段,但很快被落在后头,于是索性停下慢慢走。

 跑过杂货店,我忽然看见班主任谈元旦骑着一辆二八永久单车,风驰电掣地从我们身边掠过。吴新权平时跟谈元旦很要好,气喘嘘嘘地喊道:“谈……老师,带我……一段!”谈元旦似乎没有听见吴新权的求助,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飞去。

      “骑这么快,一定也是想去占个好位置!”曾北京一边跑,一边侧脸跟我说。

       二十分钟后,我们十几个大汗淋漓的男生,作为班上先头部队率先跑过了邮电局。与此同时,撼人心魄的高音喇叭如雷贯耳,广播正在播放雄壮的运动员进行曲。抬眼望去,前面就是入口,一伙伙看客,洪水决堤似的往里奔涌。

 入口正前方约百米远的高台上,跪着一个双手反绑低着脑袋的人,我想,他大概就是今天要审判的罪犯吧。但距离太远,看不清他的样子。就在我朝着那个审判台奋力前进之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周围全是喷着臭气的陌生嘴脸,先前班上一块来的男生,除我而外,其他人踪迹全无。

 这让我突然涌起了孤独感,但这种感觉好在一闪而过,我一边抹着额上小河似的流淌的汗水,一边拼命往审判台方向挤。因为既然来了,就得设法靠近一些。

       然而,越往前挤,困难越大,因为我料想大家跟我抱着同样的想法。在我因挤压别人而遭受了若干次谩骂与推搡之后,终于绝望地停在距审判台约三四十米外的地方。

 在我的前面,是由人肉组成的墙壁。我踮起脚尖,只看见一片黑压压的脑袋,这让我想起尚雅堂门前春天的池塘里,年轻的母青蛙产下的挤在一起的黑压压的蝌蚪。我突发奇想,假如这时哪里突然冲来一股洪水,让这个公审现场变成一片泽国,那么所有的人就真的变成了水中的蝌蚪。

       就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公审大会开始了。我看不见审判台,因而看不见台上的那个罪犯以及节目主持人,我只能听见喇叭里发出的一个高耸入云的男高音:

      “犯罪分子陈先素公审大会现在开始!下面,先由人民法院公布犯罪分子的犯罪事实!”

      片刻之后,一个钢丝一样的女声立即在全场响起:

      “陈先素,男,36岁,家住土城县大猷乡狗牯脑村。该罪犯长期在外作案,以偷盗为业。据法院调查和他本人的交代,罪犯陈先素偷盗他人钱财物共计2154.34元。在当前全国上下正在‘严打’的形势下,犯罪分子陈先素竟然顶风作案。就在上个月农历十四晚上,他在潜入一户人家进行偷盗作案的时候,被群众当场抓获。从他的身上当场搜出人民币586.32元,闹钟一个,手表两块,手镯两副,裤衩三条。经法院审理,罪犯陈先素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法院宣布,判处盗窃犯、流氓犯陈先素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此时,人群中顿时“嗡”的一声。我猜想,一定是那个“死”字触动了看客们的神经。就在这时,旁边忽然“轰”一声,我扭头一看,有两人正在打架,其中一人,正是我的班主任谈元旦。我忙问旁人这是怎么回事,答道,高个子当时正站在自行车后座上张望,不小心被挤了下来,砸在另一个人的身上,于是两个人就打架了。这人说的高个子正是谈元旦。

       架刚开始就结束了,因为在这人命关天的审判时刻,人们都聚精会神,因而打架是不得人心的,两人受到旁人的一致谴责,有人甚至说:“你们是在破坏公审大会的秩序,该当何罪?”听到这种富有政治高度的训词,他俩同时住了手。

       “……押赴刑场,执行枪决!”当我把注意力重新收回,正好听见宣判。

       人群里又“嗡”一声,我问身边额上长个痦子的瘦子:“押去哪里枪毙?”

       “听说在燕首桥边……”大痦子答道。

 燕首桥是我回大猷老家必经之地,距离县城大约十五里地的样子。我想去看,我不想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我同时又犯愁了,怎么去呢?没有小轿车,没有公交车,没有自行车,押送陈先素的囚车,是万万不可能搭载我的。

 正当我跟着人流往外涌去而心头无比忧愁,正遇上班上最要好的朋友廖赣州。

      “赣州,你去不去燕首桥看杀人啊?”我问。

      “去!去!去!”看来,廖赣州的态度相当坚决,他的坚决立马鼓舞了我。

      “燕首桥离城里这么远,你想怎么去啊?”我首鼠两端地问道。

      “这还算远?怎么去?跑去呗!”廖赣州的回答让我吃惊,但我发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是轻描淡写,一副“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的气慨。

      “跑去?我们刚刚跑了五里,现在又要跑十五里,你跑得动,我可跑不动!”我说。

       “你忘了咱俩是班上的长跑健将?这点路算什么!这次正好检验咱俩耐力。土城,快跑,否则就看不到杀人啦!我估摸车子马上就要出发。”廖赣州催我道。

 正犹豫,廖赣州不再跟我啰嗦,他抬脚就跑,我心一横,几个箭步便跟上他。

       上路之后我才发现,跑去看杀人的远远不止我与廖赣州两人,只见沿途都是脚板拍地跑步前进的人。我与廖赣州脚力好,一个一个赶超;其中不止一次碰见班上同学,从他们那累得死去活来的绝望里,分明又露出对我俩健步如飞的羡慕。

       应该是跑至三分之二的路程,忽然后面传来嘹亮口号的高音喇叭声,夹杂着汽车马达声,它们越来越近。有人喊:“车子过来啦!让开!”

 我放慢脚步,急忙往路边闪去,回头看见一辆解放牌汽车徐徐驶来,几个背枪的民兵笔直地站在篷车中。我看见半跪着的死刑犯陈先素,两只反绑的手臂,被两个民兵牢牢抓着。车子经过我身边时,司机似乎踩了一下油门,车子呼的一声就窜过去了。内心一时涌起的恐惧让我心慌意乱,我未能看清陈先素的样子。

       “跑快点,否则咱俩就看不见好戏啦!”气喘如牛的廖赣州气急败坏地催促我。于是,我提一口气,又加快了步伐。此时,电影《南征北战》中解放军的双脚与国民党的车轮比速度的场面浮现在我的眼前。

      身边的自行车车轮滚滚,在我旁边带起一阵阵怪风。就在我俩跑过一座小桥的时候,班主任谈元旦的背影又在我眼前出现了,与他一同往前掠过的,应该是我们的体育老师吴亮河。

 五月下旬的南方,可算是正儿八经的夏季了,不巧今天正好太阳当头。我与廖赣州跑得屁滚汗流,口干舌燥,几近虚脱。我好几次想停下来放弃了,但廖赣州总有气无力地鼓励我:

      “土……城,坚……持!转过……前……面那座……山就……”

       廖赣州话未说完,只听“叭”一声脆响。我俩立时如泄了气的皮球,同时停下脚步,我甚至要倒下了。因为一声脆响把我们的如意算盘和竭尽全力给枪毙了。

       我俩慢腾腾转过山坳,爬上半山腰,挤入久久不愿散去的人群中。

      “土城,看!”神通广大先我到达的曾北京,指着趴在稻田里的一具尸体。

      “看见了!刚才枪毙人的场面好看吗?”我问身边这个幸运的死刑目击者。

      “好看!哈!好看!陈先素跪在稻田里,手枪从后面对准他的后脑勺,‘砰’一声,脑袋就开花啦!”曾北京眉飞色舞地向我描述陈先素赴阴曹地府的情形。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cpteststations.com/kexue/11353.html
(本文来自付哥和你说旅游整合文章:http://www.cpteststations.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cpteststations.com ©2017 付哥和你说旅游

付哥和你说旅游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